糖罐

可以叫罐子or罐头
本命RDJ,男神法鲨
超英磕all铁,主椒铁,贾尼
海贼磕all路,主索路,艾路,卡二路,也磕鹰红,沉迷海军三大将,三武海和ASL,三大将雉犬不逆,偶尔磕猿犬,三武海磕友情向,唐鳄唐无差
小英雄磕轰出,欧相,夜岚×我(没错夜岚我的)
黑篮磕奇迹黑主青黑,以及小火神是我身下受(没错我×火神),高绿可以接受,木日不逆不拆
其他:双王(K),伊索,柒七
bg不拆(永远白月光):刑明,卫练/卫莲,椒铁
天雷❌:铁攻(超英),出久攻,索香/香索(海贼),唐路(海贼),香巴(海贼),奇迹内部消化无能,火神永远是我的
极地圈总能看到我,冷cp的就是我无疑了
因为自身性格的原因,文风可能比较欢脱+甜到腻,写不来刀啊(/ω\)

【短篇/轰出】拯救

   “妈妈!我也想当英雄!”
     年幼的轰焦冻坐在母亲旁边,看着电视上播出的欧尔麦特的新闻,兴奋的说。
     白发的女人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,“那焦冻想要成为什么样的英雄呢?”
   “英雄还有分别的吗?”小轰焦冻疑惑地歪头。
   “当然,有打败敌人的英雄,也有拯救他人的英雄。”
   “哦。”年幼的轰焦冻尚不知两者有什么区别,但在他心里,欧尔麦特,就是那个打败敌人的英雄。

    “那不也是你的力量吗?!”
       雄英体育祭上,深绿色头发的雀斑少年不顾遍体的伤痕,向他大喊。
       那一瞬间,他好像明白了母亲对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。
    “拯救……他人的英雄吗?”

    “轰君……轰君?”
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呼唤声让轰焦冻回过神来,只见绿谷出久疑惑的看着他,“怎么了,轰君?”,旁边的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也担忧的看向他。
     “没什么。”被绿谷出久直直看着的轰焦冻木着脸,拿着筷子的手却微微颤抖。
     “哦。”绿谷出久眨眨眼,继续低头吃着他的猪排饭。
        轰焦冻挑起芥麦面,看了看绿谷出久,嗯,今天的芥麦面一如既往的好吃。

       放学后,轰焦冻收拾书包,发现自己的尺子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 好像丢了,轰焦冻想着,去文具店重新买一个吧。
       走过街角,文具店出现在轰焦冻面前,等等……绿谷?
      文具店对面是宠物店,只见绿谷提着一袋猫粮走出来,他看了看四周,确定了方向,向小胡同走去。
      鬼使神差地,轰焦冻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 绿谷出久走进胡同,把装着猫粮的袋子敞开,静静等了一会儿。
      不久,几只猫从阴影中走出,嗅了嗅猫粮,便吃了起来,绿谷出久见状,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 阳光照在少年的身上,让少年毫无阴霾的脸更添几分朝气。
      轰焦冻的心悸动起来,一股莫名的情绪充斥着内心。
     察觉到背后的目光,绿谷出久回头一看,看到轰焦冻,有些惊讶,“轰君?”
     站在胡同口的轰焦冻一僵,“路过,看见你,来看看。”
      绿谷出久哦了一声,想到了什么,“对了,轰君!”
      他急忙翻着书包,翻出一把尺子,“这是轰君你的吗?我在轰君的座位底下看见的,但那时轰君已经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 把尺子递给轰焦冻,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       接到尺子的轰焦冻一阵恍惚,绿谷捡到的,绿谷给我的。
       回过神来,轰焦冻认真的看着绿谷出久,“绿谷,你会成为英雄的。”
     “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英雄。”
     “哎?”绿谷出久疑惑的同时也有些害羞,脸憋的通红,双手捂住脸,“这没什么的,轰君。”
        拯救别人的英雄,就像绿谷出久这样的吧,妈妈?
        轰焦冻内心想着。

       英雄的伟大之处,就在于拯救,无论他打败不打败敌人,在那个被拯救的人眼里,他就是英雄,他一个人的英雄。

【短篇/欧相/微轰出】睡袋

    相泽消太不喜欢睡床,所以麦克推荐给他睡袋。
   “嘛嘛,还记得高中的时候他就开始睡睡袋了,不过那时候睡袋是黑色的。”
    作为相泽消太的高中同学,麦克最有发言权。但是现在他的睡袋是黄色的,麦克摸摸下巴,为什么呢?

     一开始黑色的睡袋是他自己买的,后来的黄色睡袋是他曾经的学生送他的,一直用到现在。
    但是现在好像要光荣退役了,相泽消太看着七零八碎的睡袋,“所以说是怎么回事啊!”
    根津校长抹了抹并不存在的冷汗,“是欧尔麦特,他为了证明自己身体很好,去了趟训练场,没想到你的睡袋也在训练场里。”
     相泽消太无言。为什么他的睡袋会在训练场里?睡袋这种东西,他一般是随身携带的,只是昨天有A班的训练课,绿谷出久受伤了,便没顾得上睡袋,再加上昨晚待在办公室里处理绿谷受伤一事,彻夜未眠,也便忘记了睡袋,毕竟当时看见绿谷出久受伤的轰焦冻硬生生把他训练的场所冻成了“冰雪世界”。
    麻烦的小鬼和麻烦的欧尔麦特,相泽消太内心吐槽。站在一旁的欧尔麦特愧疚的低头,“对不起,相泽君,我会赔的。”
   “这样吧,欧尔麦特你陪着相泽去挑选睡袋,怎么样?”根津校长选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。
    本想拒绝欧尔麦特的相泽消太把话吞回了肚子里,有人给自己买睡袋,还随便自己挑,何乐而不为?

日常用品店——
    看着五花八门的睡袋,欧尔麦特看向相泽消太,“相泽君想要什么样的?”
   “随便。”
   “额……”
    闻言,欧尔麦特拿出一条黄色睡袋,“这个可以吗?”
    相泽消太皱皱眉,其实他还是比较喜欢黑色。看见相泽消太这个样子,欧尔麦特失落的放下,“果然相泽君更喜欢黑色吗?”
    头发都蔫了啊!相泽消太顿了顿,有些别扭地道:“不用了,就黄色吧。”
   “嗳?”欧尔麦特惊喜的抬头。
    只是看不惯这家伙蔫吧而已,相泽消太在心里强调,毕竟这家伙可是麻烦的源泉啊!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欧尔麦特选了黄色————因为黄色很像他的发色。

     送作业而听到事情全过程的轰焦冻。
    第二天,恢复健康来上课的绿谷出久发现他的笔记本被轰焦冻“不小心”烧掉了。
   “对不起,我会赔你的,你挑,我买。”
   “嗳嗳,不用这样轰同学。”
   “不,一定要这样!”

【短篇/鹰红】双向暗恋

     新世界人尽皆知,红发喜欢鹰眼,但是当事人好像却没那个自觉,依旧整天开宴会,生怕不把自己喝死的架势。

    实际上米霍克也不知道红发喜欢他,不过每次去找红发时,周围人的目光有些奇怪,但身为王下七武海,世界第一剑豪,什么目光他没见过,也没甚在意。

    乘着棺材船,不知飘到了哪里,举目望去,一艘海贼船都没有,不对劲。

     照这个架势,不是周围有雄霸一方的海贼团,就是这个海域本身有问题。

    米霍克缓缓站起身,锐利的双眼扫视着周围,天气没什么异常,大海也十分平静,等等……一艘船?

      不,准确的说是一只木筏,上面好像趴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 极佳的目力让鹰眼清清楚楚看到了那人,红头发,黑披风,断臂,很好,是香克斯。

     米霍克无力吐槽,为什么堂堂四皇香克斯,红发海贼团船长,会一个人漂在海上?即使不是果实能力者,一个不慎也会淹死好吧!

     米霍克无奈,把船划到香克斯身边,拉起香克斯放在棺材船上,一股酒气扑面而来,看着面色通红的香克斯,米霍克把事情猜了个大概,绝对是他那些不靠谱的船员趁香克斯喝醉了把他忽悠上木筏的。

     啧。米霍克不爽的冷哼一声,还要把这家伙送回去。

     当务之急是如何把香克斯弄醒,米霍克盯着香克斯的脸,心中浮起一个念头。

    还没等米霍克付诸行动,被扔在船上的香克斯先醒了过来。“呜……”香克斯睁开迷蒙的双眼,“嗳……我怎么在这?”宿醉的头疼猛的袭来,香克斯倒吸一口凉气,甩甩头,“鹰眼!”刚甩到一半,香克斯便看见了米霍克,“哎哎,你脸上的遗憾是怎么回事啊喂!”

   “没什么。”米霍克面瘫脸。

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 “这句话应该我问你。”

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 香克斯沉默,好像……是他的锅?

事情原委——

   “喝!”香克斯兴奋的一拍桌子,拿起身旁的酒杯就往嘴里灌,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看着倒下一片的船员,香克斯畅快的大笑,连续喝了几瓶酒之后,他再也撑不住,“砰。”头栽在桌子上,睡着了。

     贝克曼无奈的叹了口气,在旁边大吃大喝的拉基路却笑了起来。

    “这不是正好吗?听说鹰眼明天会经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贝克曼疑惑地看向拉基路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拉基路扬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一幕。香克斯以手撑着下巴,做贤者状,“说来话长,说来话长……”

      鹰眼式冷漠脸,“既然说来话长就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“哦。”香克斯委屈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背景板都褪色了啊喂!糟点太多,米霍克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。

   “有永久指针吗?”

   “我是自己漂来的,哪里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着,香克斯还是不死心的摸摸衣袖,搁搁的,一摸,“嗳?还真有!”

    果然是那群不靠谱的船员们,摸到永久指针的香克斯更坚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米霍克倒是无所谓,“找到了就快走。”

    顺着永久指针,黑色棺材船漂向远方。

  “鹰眼,你都不说话的吗?才发现你竟然这么无聊!”

  “嘿鹰眼!你知道吗……”

     一路上,不敢寂寞的香克斯不断骚扰米霍克,看着永久指针方向的米霍克竟也默默听着,时不时因为香克斯的话而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 目之所及,是一座小岛,岛上树林茂密,几个海贼守在岛的外围,看见米霍克和香克斯都有些愕然,“船……船长和鹰眼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  几个海贼仿佛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,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跑向岛的深处。

   “我这么可怕的吗?”香克斯不解地歪头,鹰眼也蹙起了眉毛。

    “船长!船长回来了!”

    那几个海贼一边跑一边大喊,耶稣布笑道:“船长回来不是好事吗?这么紧张干什么?”

   “船长和鹰眼一起回来的啊!”

     什么!

    在座的红发海贼团成员一个个目瞪口呆,笨蛋船长终于开窍了?

   “嘻嘻。”早已看透一切的拉基路准备看好戏,贝克曼则面色古怪。

   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 随着这道张扬的声音响起,香克斯也走进众人的视野。

    果然,鹰眼跟在笨蛋船长后面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诡异的看向二人,“这是实锤了?”

   “什么锤?”香克斯疑惑的看向众人。

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 刚走到一半,米霍克停下了脚步,“既然你到了,我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“嗳……”香克斯转头,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,“好吧,那再见了?”

    米霍克转身,“嗯。”

    阳光照耀,二人背对而行,香克斯大跨步走向海贼团,鹰眼不疾不徐迈向海岸。

    其实,鹰眼也喜欢红发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 两个傻瓜,都把“喜欢”埋在心里,谁也不肯先说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要想歪啊阿鲁!一开始鹰眼是想那水泼醒or抽醒香克斯╮(‵▽′)╭

幼久和兔欧
两个天使!出久和欧叔的笑容治愈一切!

【短篇/欧相】依旧没有说

雄英教师办公室——

     欧尔·垂耳兔·麦特紧张得咽了咽口水,“相……相泽君……”

     相泽消太疑惑地抬起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垂耳兔一颤,“没什么,没什么!”

    “哦。”相泽消太再次低头。

     果然,欧尔麦特有些沮丧,果然还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 啧,欧尔麦特果然是麻烦的源泉。相泽消太如此想着,这么紧张,哪里像是没事,但他讨厌麻烦,既然欧尔麦特不说,他也不会自找麻烦。

   “呦呦呦~”麦克推门而入,看见相泽消太便一把搂住,一副哥俩好的样子,“相泽周末有时间吗?要不要出去放松放松?”

    “没有。”相泽死鱼眼。

    “不要这么绝情啊相泽!”

     麦克诡异的腔调成功让相泽消太打了个寒颤,死鱼眼中流漏出一股嫌弃。

    “去。”

     他知道,如果他不答应,麦克很可能会纠缠他一整天。

     仿佛刚看到欧尔麦特,麦克叫了一声,“欧尔麦特也在啊!要不要周末一起去?”

     欧尔麦特紧张得摆了摆手,“不……”还没等他说完,麦克一拍桌子,“好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欧尔麦特目瞪口呆,他什么时候答应了?算了,能和相泽君出去也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麦克哼着歌走出办公室,在无人注意的地方,他勾起一抹计划得逞的得意笑容。

周末当天——

     相泽消太站在游乐园门口,无语凝噎。

   “啊啊抱歉啊相泽,我这边有突发情况不能去了,你和欧尔麦特好好玩!对了,我还买了电影票,给你们了!”

     果然麦克不靠谱,如果麦克在相泽消太眼前,他一定会用束缚带抽麦克一顿。

    倒是欧尔麦特,有些不知所措,完全没有荧幕上No.1 hero的自信冷静,“那个,相泽君,要不然我们先进去?”

   “嗯。”来都来了,也懒得再回去了,相泽消太决定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游乐园,看着繁多的游戏项目,不知先玩哪个。

   “要不……这个?”欧尔麦特试探地指了下云霄飞车。

     相泽消太脸一僵,异常干脆的拒绝,“不。”

   “那还是这个吧。”欧尔麦特又指了指鬼屋。相泽消太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 走进鬼屋,四周一片漆黑,只有点点萤火闪烁,相泽消太有些紧张,低声呼唤,“欧尔麦特。”“我在。”黑暗中,温柔的声音应道。

     继续向前走,寂静无声,压抑的气氛让黑暗更填一分诡异,相泽消太快步走着,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。欧尔麦特无奈,只得拉着他的衣袖,以防一转眼就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 看到不远处的亮光,相泽消太紧绷的神经缓和下来,忽然,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相泽消太面前。

   “唰!”毫无反抗之力的,“鬼”直接被束缚带抽飞。

     相泽消太冷静下来,定睛一看,是个人。

     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,死鱼眼中浮现一抹歉意。

      欧尔麦特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 倒在地上的“鬼”泪流满面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?被抽到的地方还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 相泽消太扶起“鬼”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“鬼”连连摆手。

    了解到前因后果后,欧尔麦特哭笑不得,“相泽君请等一下。”说完,欧尔麦特转身不知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相泽消太有些无聊的看着四周,没等多久,欧尔麦特重新回来了,手上拿着两个冰激凌,都是动物形状的,一个是黑色的猫,一个是黄色的兔子。欧尔麦特把黑色猫的冰激凌递给相泽消太,笑了笑,“我之前看到这个,觉得你会喜欢,就买了。”

    相泽消太看着冰激凌,冰激凌猫侧躺在碗中,看起来栩栩如生,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欧尔麦特红了脸,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 对了,麦克说好像还有什么电影票吧。相泽消太想了想,嗯,不错,很安全,没有麻烦,还是去看电影吧。

   “麦克说有电影票给我们。”

  “唉!”欧尔麦特睁大眼睛,相泽君这是在邀请我看电影吗?他的脸再次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 相泽消太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,欧尔麦特怎么了,感冒了吗?怎么动不动就脸红?

    到底二人还是去了,电影院中,两人坐在一起,欧尔麦特紧张得盯着前方,一动不动。这个电影并不怎么好看,相泽消太无趣的想着,有点困了。

    听到身旁没了动静,欧尔麦特转头,只见相泽闭着双眼,倚在椅背上睡着了。

    欧尔麦特松了口气,目光温柔的看着相泽消太。

   虽然今天也没有说,但总有一天可以的!

    今天的欧尔麦特依旧信心满满!

既然发了相泽老师那也得有欧叔才行,少年版欧叔献上!虽然画的有些不像但是凭那兔子耳应该能认出来……吧?